化鸡肋为鸡排:再提新创事业群募制度检讨

英国股权群募制度是各国中的翘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日前就其股权群募制度提检讨报告,建议要师法英国。于英国2017至2018单一会计年度,其新创股权群募制度(Seed Enterprise Investment Scheme)共嘉惠2320家成立2年内、员工数25人以下的英国新创公司,总募资金额约1亿8900万英镑,如按人口比例调整,台湾的股权群募成绩要赶上英国的话,必须达到约台币25亿元。

 

刘昱劭律师[1]

为协助新创事业向一般大众募资,金管会及柜买中心于2014年推出创柜版,来年准许证券商也经营同性质平台,而有第一金、元富证券等取得许可。然而推行至今,不但民间券商平台没有上架任何募资案例,创柜版亦惨淡经营,未能吸引到一般投资人。

于本文撰写时,创柜版仅约90家公司(对照:我国资本额5000万以下公司超过50万家),且当下仅一家公司正在进行募资,目标金额是新台币100万元。由于成效不彰,近年来各界先进早有改革之议,但迄今未见主管机关提出检讨。

其实,台湾以科技立国,对于新创事业的支持是跨党派共识。这两年也可以看到其他扶植新创事业的努力。例如此前《产业创新条例》的修正,直接与新创事业有关者就至少包括:天使投资人对高风险新创事业公司之半数投资可扣抵个人综所税,以及有限合伙之创业投资事业可适用穿透性课税方式达到节税效果。然而,这些优惠都是针对大额投资的专业机构或天使投资人,与一般投资大众无关。

是不是对主管机关而言,群众募资真的如同鸡肋,只是弃之可惜?

金管会与柜买中心目前研议中的证券型虚拟通货(security token)发行,本质上也是新创事业对公众的募资。依金管会已释出的消息,这次干脆完全不准一般投资人参与。这样的制度设计,除了「唉……我是为你好」这样十足家长主义(paternalism)的理由外,让人想不通有什么道理。只是,一个具有通常智识的成年人对此如有「干你(啥)事」的反应,真的也是人之常情了。

英国股权群募制度是各国中的翘楚,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日前就其股权群募制度提检讨报告,建议要师法英国。于英国2017至2018单一会计年度,其新创股权群募制度(Seed Enterprise Investment Scheme)共嘉惠2320家成立2年内、员工数25人以下的英国新创公司,总募资金额约1亿8900万英镑,如按人口比例调整,台湾的股权群募成绩要赶上英国的话,必须达到约台币25亿元。

检讨制度设计及诱因,相较于台湾一般投资人于创柜版的投资上限为每年15万元台币,英国一般投资人的投资上限约台币380万元,相距达25倍(英国人均所得相较于台湾也不过1.6倍)。又,英国群募投资的半数可抵所得税、转让股份的资本利得免税,大幅降低投资新创的财务风险,但台湾一般投资人不但没有税法上诱因,因新创公司股份普遍没有经股票签证,转让所得还要课征综所税。其他种种族繁不及备载,但已可见事在人为,有以致之,我们的鸡肋可是人家的鸡排呢!

在金管会与柜买中心又将端出证券型虚拟通货相关管理办法的契机下,笔者呼应此前各界屡次的呼吁,请主管机关一并通盘检讨相同性质的新创事业群募制度。其实,回头检讨改正,有时候还比一昧奋勇前进更需要远见与决心啊!

2019/09/30刊载于苹果实时论坛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930/1641286/

[1]作者为理慈国际科技法律事务所执业律师,惟本文内容为个人意见,不代表事务所立场。